誰來幫他
  看到同病房的病友在吃湯圓,李偉才意識到冬至到了,他有點心酸。本來應該在家團圓的日子,一家人卻在病房面對(見圖)。
  去年,李偉被診斷為急性骨髓性白血病;今年,妻子冼怡君被確診為脾邊緣區淋巴瘤。目前,重病的夫婦同在廣州軍區總院化療。
  面對接踵而至的不幸,14歲的兒子李宇(化名)很堅強:“事情發生了就要面對。”昨日冬至,李偉造血乾細胞移植手術迫在眉睫之際,一家人迎來了好消息,兒子和父親的乾細胞配對成功。還在讀初二的李宇說:我要救爸爸,“我要帶爸爸回家。”
  一場子對父的生命拯救,觸手可及。但這一刻,他們遇到了困難。
  乾細胞配對成功!初二學生李宇堅強面對接踵而至的不幸,堅持展開一場子對父的生命拯救……他說:“爸爸給了我生命,我這一次要給回爸爸”
  文/圖 羊城晚報記者甘韻儀
  父親的病情告危
  13歲的李宇沒有想到,白血病原來離自己的生活那麼近
  冬至前一日是星期日,在廣州一所中學上初二的李宇,來到醫院陪伴同在化療的父母。
  父親李偉2013年6月被查出急性髓性白血病,當時還不滿13歲的李宇,沒有想到白血病、腫瘤,原來離自己的生活那麼近。
  “我去醫院看他,他第一眼看到我,就問我有沒有好好複習。”當時的李宇正在準備小升初考試。考試結束後好幾天,他才知道,在他考試的過程中,爸爸經歷了一場生死搶救。
  今年6月,李偉進行第二期化療後,發生大面積感染,全身器官衰竭,在ICU搶救了十天。“他喉嚨也插著管,不能說話,我特別害怕。”李宇說。今年9月李偉病情再次複發,並於12月初,發現癌細胞已侵犯大腦神經中樞。
  李宇告訴記者,還有一個多月就春節了,他更希望一家人能回家過年。後來他又想了一下,說:“只要爸爸治療成功,春節不回家也沒有關係,如果爸爸好了,以後還有很多在家過春節的機會,但是如果爸爸不行了”說到這他停了一下,“那以後就都回不了家了,我要把我的乾細胞移植給爸爸,我要帶爸爸回家。”
  母親的支撐倒塌
  父母同時病重,讓一個孩子一下子長大了許多
  媽媽冼怡君今年6月也住進了醫院,父母同時病重讓這個孩子一下子長大了許多,他若有所思的神情、出乎意料的淡定,跟其他14歲的孩子不一樣。冼怡君也察覺到兒子的變化,“我以前有過兩次休克,現在我出門,李宇都會貼身跟著,我回到家,就會有一杯熱水遞過來,他很懂事。”
  李宇記起,媽媽開始發病時,只說是貧血,直到上星期,他才被告知媽媽得了脾邊緣區淋巴瘤,噩耗再次降臨。自從父親生病後,母親就是李宇強大的精神支柱,現在這個支柱倒塌了。說起這,李宇久久沉默,眼神凝重,對於淋巴瘤的程度,他心裡還沒有底,“媽媽一直瞞著我,我也想就這樣一直瞞著她,讓她以為我還不知道她的病。”
  冼怡君一直沒忍心告訴李宇具體病情。“我想讓他心裡緩一緩,家裡兩個人相繼出事,他要承受的太多。”記者採訪過程中,冼怡君一提到兒子,就忍不住落淚。
  “醫生說我是醫院有史以來,第二個血紅蛋白那麼低的人。”冼怡君說,也因為這樣,醫生不讓她回家。但回家,對於她來說有著太多的意義。為給李宇精神支撐,她時常冒著生命危險回家,讓兒子感覺家還在。目前冼怡君需長期治療,定期輸血。
  子對父的生命拯救
  但這一刻,超過80萬元的高昂費用又成了一道坎……
  據李偉的主治醫生說,李偉的腫瘤細胞已經突破了血腦屏障,進入到大腦,雖然移植手術也是有風險,但如果不做手術,他將活不過半年。
  昨日冬至日,李宇一家迎來了好消息,父子乾細胞配對成功。一場子對父的拯救,觸手可及。“爸爸給了我生命,我這一次要給回爸爸。”李宇希望用自己的造血乾細胞來救爸爸,“當時醫生告訴媽媽,不要打我的主意,因為我還小。我當時就覺得爸爸沒救了。”這讓他幾乎崩潰。
  冼怡君對記者說:“兒子的堅持讓我覺得很心痛,但移植是李偉活下去的唯一機會。”說到這,她聲音顫抖了,坐在身邊的李偉緊緊地握住了妻子的手。冼怡君最後決定支持兒子。上星期,醫院開始對兩父子的乾細胞進行配對檢驗,檢驗結果讓一家人再次看到了希望。
  但是,這一刻,他們也遇到困難。李偉家境本比較殷實,但多次複發治療和lCU搶救,家裡積蓄所剩無幾,朋友此前捐助的上百萬元也已經花完,接下來的移植手術,還需要40萬元左右,另外還有化療費、抗排斥抗感染藥物費用等,總需或超過80萬元。
  李宇懇求社會能伸出援手,讓他的乾細胞得以順利地延續父親的生命,讓這個家庭回覆從前。
  甘韻儀  (原標題:“我要帶爸爸回家”)
創作者介紹

alfred

jzarwxaist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